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71|回复: 30
收起左侧

模范病人(11首)

[复制链接]
陶杰 发表于 2016-11-5 17:4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陶杰 于 2016-11-5 17:49 编辑



年轻女病人

一间病房住着八个病人,一个年轻的
女人,和七个男人。
女人呻吟着像蛇一样在床上扭动的时候
七个男人全部停止呻吟。
她扭动的样子还让他们联想到
病房里有一片波涛起伏的大海。
她整夜折腾,一痛就
捶打墙壁,他们就在墙上
钉上厚厚的一床被子。
她说她的胃里堵着一只球
他们就轮换着轻轻地给她揉。
三号提议给她讲个故事,五号说
女人更喜欢听歌,给她唱首歌吧。
最后大家统一了意见,三号先讲故事
五号再唱歌。他们不敢肯定
女病人有何反应,但七个男人
都被他们的故事和歌声感动得哭了。
第二天,女病人转院走了。
医生走进病房惊奇地发现
七个男人都踡缩在床上,一边呻吟
一边绝望地捶打空无一物的墙壁。

2016年11月5日

发呆的动物

体育节过后,一位老师
让他的学生畅谈自己的感想。
长跑冠军说,当我遥遥领先的时候
我感觉自己是一只豹。
跳高冠军说,我最羡慕袋鼠
今天我就做了一次袋鼠。
跑得最慢的一个说,我生平
最讨厌乌龟,但今天我感觉
自己就是一只乌龟。马上有人说
他是那只打败了乌龟的兔子。
有人长出了翅膀,有人多了几条腿
有一个拿不定主意,不知道
自己要做跳蚤还是青蛙,
老师叫起最后排的一个家伙
他什么都没参加,安静得
像一团空气。所有的目光
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他喃喃地说
谢谢大家忘记了我,这次运动会
我什么都没做,我在操场
杂草丛生的那个角落坐了两天。
我想不出,有什么动物
会像我这样看着自己的影子发两天呆。

2016年11月4日

失衡

一个男人右边的牙龈发炎,看上去
就像嘴里含着一颗糖。
女儿笑他,爸爸的脸不对称,像个怪物。
他照镜子的时候,看见镜子
向右边倾斜,走路时变得
一瘸一拐。右边的脸
灼热,沉重,像一个火炉。
他发现经过他左边的狗会朝他叫,
经过右边的却安安静静。
更奇怪的是,晚上睡觉
歪朝右边睡得着,歪朝左边睡不着。
他去看医生,医生开了药,说
多吃几天,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医生,问题是,我感觉自己
有两张脸。他沮丧地说,请你
给我打一针,或者来一拳
让左边看起来也像含着一颗糖。
医生让他不要胡闹,吓唬他
这样下去会被关进精神病院。
这个男人伤心地哭起来,突然又兴奋地
朝医生喊道,不信你尝尝
我的右眼流出的眼泪不是咸的是甜的。

2016年11月3日

模范病人

一大早,主治医生走进病房
向他询问病人的情况。
她很好,他有气无力地说。
体温正常吗?医生问。
不知道,他躺在另一张病床上
一动不动,脸色苍白。
血压呢?不知道。
你和她交流过?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她很好?
她打鼾了,一整夜
鼾声如雷。这一个月,住院部
有八个病人在她的鼾声中
死掉了,二十多个进了急救室。
别瞎扯,医生打断他,她只是
一个病人,一个楚楚动人的女患者。
作为陪护,你怎么可以
对你的陪护对象造遥中伤?
她再不离开,他说
这样下去,还会有更多的人
被她的鼾声窒息而死。
我们把一个善于化妆的女人树立为
模范病人加以宣传完全是
对医道的一种侮辱,关键是
她白天刻意伪装,夜晚却
让她的鼾声肆意妄为,我彻夜失眠
偶尔入睡也是恶梦连连。
在梦中一根钻头不停地
钻我的耳朵,我流了很多血。
请看看我的脸,医生,我病了。
你确实病了,医生说,你这样
胡言乱语,把一个迷人的女人
说得如此吓人,脑袋一定出问题了。
如果你只是为了摆脱这份
熬更守夜的工作而撒谎,情有可原。
我说的是实话,他挣扎着
坐起来,被自己的话呛得剧烈咳嗽。
他需要住院,医生转过身
朝门外喊一声,送到精神科。

2016年11月1日


口腔溃疡患者

他的嘴里长了一个大溃疡,在左边。
喷药之后,他的头不得不歪向左边
以便药液集中在溃疡那儿。
一开始,他不敢歪着头走路。
有人会因为你歪着头走路而怀疑
你把他看歪了,不高兴。
但一端正头部,疼痛感
就像刀片一样塞满了他的嘴巴。
牙齿谨慎,舌头小心,嘴上的活儿
能省就省:说话省掉表情,吃饭省掉味道,
打喷嚏省掉嘴巴的动程和磅礴的声音。
真是怪事,他想,有的伤
就像女人一样需要你倾向它。
我敢吗?他问自己,为了疗伤
一个教师可以歪着脑袋走路吗?
他站在街上,从衣兜里拿出药来
朝嘴里喷了喷,然后勇敢地
歪着脑袋向前走去。
嗨,你好。他一边走,一边向地上
歪歪斜斜的影子打招呼。
不怪你,他说,是我的身子
歪了。但伙计,我今天真想
像公牛一样轻轻地为自己唱一首歌。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对面走来
脸上现出痛苦的神情。
请恕冒昧,他说,你现在
不适合用这种端庄的步态走路。
他让他看看自己的溃疡,指指脑袋说
这样舒服。那男人说
老兄,你说得对,我今天
就是想一边狂奔一边骂娘。
谢谢你。再见。他果然飞奔起来,
边跑边喊去你妈的去你妈的去你妈的。

2016年10月27日

绿人

一夜之间,他的毛发全绿了
睫毛阴毛都是绿的。
父亲愤怒地骂他,说他是怪胎
母亲放声大哭,妻子也哭
后来眼泪变成了抱怨。
你们别折腾了,他说,也许
我的前生是一棵树。
那么,他们说,你能结果子吗?
不能,他说,不是所有树
都要结果子。
你能干什么呢,他们问。
我能让孩子们骑在我的脖子上
就像坐在一棵树上,我还可以
不吃肉,少吃饭,你们多吃点。
他一天比一天糊涂。
你放机灵点,父亲揪着他的耳朵说。
你吓跑了我的树叶,吓跑了
我的露珠,他说。
我在治疗你的神经病。
老爹,你这样严肃,早晚会得病
不得病也会变成鳄鱼。
我就叫你鳄鱼老爹,或者鳄鱼姑姑,
叫姑姑更容易让你变回来,你说
我叫你老爹还是叫你姑姑?
他的父亲背着他对他的母亲说
你看到了,得送医院。
他母亲叹了口气说,先别,既然他说他是
一棵树,我们就让他多喝开水。

2016年10月26日


虫子事件

红豆生虫了,他的妻子
在厨房里大叫起来。
很快,他的母亲和岳母打来电话说
她们的红豆也生虫了。
所有人家的红豆,街上卖的红豆
都生虫了。她们说的红豆
和书上说的红豆不一样。
酸汤是他们的命,而酸汤里
不能没有红豆。他曾经琢磨过
这种豆到底该叫什么豆。
现在不重要了,他想,这是一种
我们绝对离不开却生了虫的东西。
第一天,他们吃白菜汤。
第二天,他们吃南瓜汤。
第三天,他们在酸菜里加土豆丝。
第四天,他们什么都没吃。
第五天,他对她说,这样下去
不是办法,我们得学会吃虫子。
恶心死了,她说,我不吃。
习惯就好了,他说,现在大家都会
吃虫子,你妈会,我妈也会。
于是他们将生了虫的红豆煮熟,精心烹调过
没开灯,摸黑吃了第一顿。
没想象的那么恶心嘛,她说。
其实味道挺不错,他说。
从第二顿开始,他们就大大方方地
坐在餐桌旁吃虫子。
来,他说,为我们的酸汤
干杯。儿子提议
大家齐唱一首歌庆祝他们的新生活。

2016年10月20日

别吃柿子


我们村有一棵大柿子树,它老得
没有人知道它有多老。
小时候,我们常在树下玩,围着它疯跑。
躲猫猫的孩子,不管躲得多深
最后都会回到树下来。
要是别的孩子回家去了,他看到树冠巨大的
影子,他也会注意到自己孤单的影子。
我们不喜欢吃苦涩的柿子。
我们喜欢柿子长在柿子树上,把它看成
柿子树的乳房,但乳房
是不能摘下来的。
大人们不管这些,他们只喜欢
柿子。他们从树上摘下柿子
埋在米糠里。他们从树下拽走孩子
噼噼啪啪地打屁股,让他们
像米糠里的柿子一样越来越软。
最后我们看见那些柿子在大人们手上
变得皱巴巴的,变成稀巴烂。
那些喜欢吃柿子的人很快也变得皱巴巴的。
听着,他们中的一些人会悄悄地
告诉我们,吃柿子的人老得快。
我们当然会庆幸自己不吃柿子。
因为我们不吃柿子,那棵树一直是棵
可爱的树,我们甚至忘了它是会落叶子的柿子树。

2016年10月12日


水银事件

一声尖叫,体温计从她的手中
掉下去了,又一声尖叫
它碎了。亮晶晶的水银
散落在地板上,就像刚刚
逃离监狱的暴徒,自由不羁,容光焕发。
快,弄出去,她大叫。
快,弄出去,他大叫。
他找来一张纸,小心翼翼地
将水银拂到纸上,然后
像医生包药那样将它包起来。
在楼梯间,他轻轻地呼吸,他经过之后
身后的灯都唰唰地暗了下去。
但他的大拇指和无名指内侧
微微发烫,仿佛通了电。
他将水银埋在一棵桃树下。
他听到风一直吹,他的体内
有东西像星星一样晃动。
半夜,他的两根手指灯泡一样发亮。
他找不到开关将它们关掉,
藏在被窝里,又怕引起火灾。
他不得不举着它们睡觉,就像举着两根
从他身上长出来的天线。
后来他不耐烦了,蒙着头睡,想要
忘掉它们。他彻底失眠了:
那两盏灯一直在他的脑袋里亮着。

2016年9月29日

狗尾草先生

昨天下午我在河边散步,嘴里衔着
一把狗尾草。小时候
我喜欢嘴里衔一棵狗尾草。
我想用一把狗尾草,把童年
甜丝丝毛绒绒的感觉全部找回来。
一个人的嘴里衔一把草
不能让人看着像一头牲口在吃草。
必须赋予它一定的形状,最好是
像一把打开的扇子。
狗尾草遮住了我的脸,挡住了
我的视线。我右边的鼻孔
像钻进了几只蚂蚁,我把一个浮到脸上的喷嚏
活生生地吞了下去。
我的眼皮围着栅栏,毛毛虫
爬满四周的空气。
快看,那儿有一束穿衣服的
狗尾巴草,一个小姑娘在尖叫。
不对,那是一个人,只是他的脸
长得像狗尾巴草,另一个说。
一个老妇人走上来扒开草看了看说
不要装神弄鬼,吓着孩子。
我没有装神弄鬼,我说,倒是你
吓跑了一个孩子。
我无法让她明白她粗暴的干涉
又让一个人看到了自己溺死在水里的影子。

2016年9月26日


玩雪花片的孩子

两个孩子在玩雪花片,他们用雪花片
组装成各种各样的模型。他们甚至
组装了一个孩子。他们用组装的奶瓶
给它喂奶,可是没办法
组装奶汁。他们中的一个
抱着它哄它睡觉的时候,被它硌疼了。
他们就动手把它拆了,把所有的模型
都拆了,然后把其他玩具
也拆了。遗憾的是他们已经
拆完了所有可拆的东西,天却没有黑。
一个孩子抓起一把雪花片,抛向空中大喊
下雪咯。另一个也抓起雪花片
抛向空中大喊下雪咯。
下雪咯下雪咯下雪咯下雪咯下雪咯
下雪咯下雪咯下雪咯下雪咯下雪咯
后来他们累了,于是做出决定
一个抛,一个喊。先用石头剪刀布决定
哪个抛哪个喊,后来轮流来完成。
雪花片有个缺点,小的那个打着哈欠说,
它们不会融化,它们要是融化了
我们就可以早点休息了。
要不我们将它们藏起来,大的那个说。
将东西藏在一个自己找得着的地方
那儿会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你,小的那个说。
于是他们继续抛雪花片,但谁都不想喊。

2016年9月25日

沙沁 发表于 2016-11-7 23: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组第一感觉不太好,用重庆话说太绕包了。个人觉得这类诗,绕章子不如讲段子。
宋浏 发表于 2016-11-8 23: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6-11-11 22:08: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沁 发表于 2016-11-7 23:42
这一组第一感觉不太好,用重庆话说太绕包了。个人觉得这类诗,绕章子不如讲段子。 ...

问好沙沁兄!和传统诗歌相比,这组确实有些绕,但我希望绕有绕的效果。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6-11-11 22:09: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宋浏 发表于 2016-11-8 23:00
欣赏学习!

问好宋浏,谢谢你来读!
沙沁 发表于 2016-11-12 00: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陶杰 发表于 2016-11-11 22:08
问好沙沁兄!和传统诗歌相比,这组确实有些绕,但我希望绕有绕的效果。

明白你的用意。你的喻体系列和现在写的都属于以事立象,以象投射类诗歌,只是前一种重以事“说”象,后一种偏以事“呈”象。前一种直接一些,后一种间接一些。个人认为喻体系列虽更接近传统的直接诗意写法,但写得自如自在。现在写的虽更靠近当代的“间接诗意”写法,“绕”是为了能量积聚,但“绕”得有点假,有明显的“做诗”痕迹。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6-11-13 16:07: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沁 发表于 2016-11-12 00:16
明白你的用意。你的喻体系列和现在写的都属于以事立象,以象投射类诗歌,只是前一种重以事“说”象,后一 ...

问好沙沁兄!《喻体》虽然算是我相对满意的一组作品,但写多了总有自我重复之感,没意思,所以一直渴望有所变化,这一组算是这种新尝试的成果吧。如你所说,这组诗主要是以事立象,它和《喻体》的主要不同之处是,以自然呈现为主,且多了虚构的成分,更接近小说而不是传统意上的诗。我希望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写出整体上像重器而非利器的诗。目前尚处于探索阶段,还做得不好,望兄多多批评!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9 20: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诗歌 语言很好 是一条路 非他人说的不好  写的人少 他人不习惯罢了 学习了
杨四五 发表于 2017-8-30 16: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诗尽管在语言上还有不足,叙述上偏向小说。但诗人独特的视角,细密的表达,让人亦悲亦笑的内容跃然屏间。这样的诗在下表示喜欢。全诗看起来写满,但可以想象到的,能拓间的空间挺大的。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7-9-1 21: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9 20:27
这诗歌 语言很好 是一条路 非他人说的不好  写的人少 他人不习惯罢了 学习了 ...

谢谢匪石鼓励!我怀疑,很多人甚至不愿承认这组作品叫诗。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7-9-1 21: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四五 发表于 2017-8-30 16:59
这诗尽管在语言上还有不足,叙述上偏向小说。但诗人独特的视角,细密的表达,让人亦悲亦笑的内容跃然屏间。 ...

谢谢杨兄喜欢!你说得对,这组作品叙述上确实偏向小说。我希望打破诗歌和小说的界限。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9-2 19: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陶杰 发表于 2017-9-1 21:33
谢谢匪石鼓励!我怀疑,很多人甚至不愿承认这组作品叫诗。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

对  诗歌就是个玩儿  总有人喜欢 有人讨厌
万园枫 发表于 2017-9-2 21: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老兄,一直读到这儿,我开始醒了

朝医生喊道,不信你尝尝
我的右眼流出的眼泪不是咸的是甜的。

接着是
绿人

一夜之间,他的毛发全绿了
睫毛阴毛都是绿的。
父亲愤怒地骂他,说他是怪胎
母亲放声大哭,妻子也哭
后来眼泪变成了抱怨。
你们别折腾了,他说,也许
我的前生是一棵树。
那么,他们说,你能结果子吗?
不能,他说,不是所有树
都要结果子。
你能干什么呢,他们问。
我能让孩子们骑在我的脖子上
就像坐在一棵树上,我还可以
不吃肉,少吃饭,你们多吃点。
他一天比一天糊涂。
你放机灵点,父亲揪着他的耳朵说。
你吓跑了我的树叶,吓跑了
我的露珠,他说。
我在治疗你的神经病。
老爹,你这样严肃,早晚会得病
不得病也会变成鳄鱼。
我就叫你鳄鱼老爹,或者鳄鱼姑姑,
叫姑姑更容易让你变回来,你说
我叫你老爹还是叫你姑姑?
他的父亲背着他对他的母亲说
你看到了,得送医院。
他母亲叹了口气说,先别,既然他说他是
一棵树,我们就让他多喝开水。

2016年10月26日


同时我听着王波的嘻哈。
我想说,杰子,很不错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7-9-3 21: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9-2 19:55
对  诗歌就是个玩儿  总有人喜欢 有人讨厌

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玩就行了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7-9-3 21: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万园枫 发表于 2017-9-2 21:04
说实话,老兄,一直读到这儿,我开始醒了

朝医生喊道,不信你尝尝

谢谢万兄鼓励,问好!
雅阁 发表于 2017-9-6 21: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有点考验读者的耐心。
云垂天 发表于 2017-9-7 10: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状态好着呢。学习,问好陶兄。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7-9-10 19: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9-6 21:12
确实有点考验读者的耐心。

问好雅阁,读者的耐心有时候是有回报的。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7-9-10 19: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垂天 发表于 2017-9-7 10:52
状态好着呢。学习,问好陶兄。

问好云兄,谢谢鼓励!
雅阁 发表于 2017-9-10 19: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陶杰 发表于 2017-9-10 19:27
问好雅阁,读者的耐心有时候是有回报的。

当一些小说家在进行无情节写作的时候,很多诗人却在进行情节写作,这是他们在创作认识上的高度契合?还是该为此做一番思考。

当诗歌和小说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的时候,我想诗歌作为一个整体,组为它的组成部分,句子的统一性和独立性愈来愈显得重要。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2 14:41 , Processed in 1.37408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